返回

他没错,你也没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dianyadian.com
     他没错,你也没错 (第1/3页)
    

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我蒙圈地看着冶和平,“什么叫家丑不可外扬?”

难道是说他指的家丑是自己和欧芷背着欧兰做的见不得人事情吗?事到如今,这事情还有什么好说的,我真正在意的是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欧芷究竟是被谁给带走的,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,她究竟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。想到这里,我断定欧芷并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,真正的始作俑者一定另有其人,而这个人的用心一定更加歹毒。

这一系列问题在我心头油然而生。

在一开始的时候,我只是觉得欧芷是被人利用了,她在整件事情里担任着穿针引线的角色。那个时候,宁大娘和赵大猛之间的情报往来,皆是由她传递负责。而她随之而来遇到的追杀,令人意外的不伦恋情,然我却在这些困局之中找不到头绪。

从欧兰的那封匿名信开始,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我往前走,但却又像是一步步地落入别人布置好的口袋里。

“她们俩姐妹知道对方干了什么事情吗?”我心里暗暗打鼓起来。

以我之前的猜测,欧兰似乎并不知情。但是,她们一见面就剑拔弩张,好像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。或者,这两姐妹之间还有其他更多的秘密。

冶和平叹了一口气,用低沉的声音说道,“你们别问了,我告诉你们这一切真相吧。”

他的话语里,似乎知道这一切早晚都要说出来,或许是因为他在这一段时间里想通了吧。一方面,因为他是亲历者,他知道幕后之人是谁,另一方面,在欧兰和欧芷之间,他需要给出一个解释。

姒玮琪看着冶和平,说道:“冶教授,我知道您是顾大局之人,希望你能坦诚相待,我们禹陵一定会保守秘密,绝不让你难堪。”

“难堪?姒小姐,已经没什么难不难堪的了?”冶和平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,显得十分憔悴,“整件事......”

说着说着,冶和平不知道怎么了,竟然动容落泪了起来。

就在我诧异的瞬间,我看到欧兰和欧芷两个人的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,这种细微的表现,在此刻显得尤其的突出。

我很快意识到,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要展开了。

“和平......”欧芷本想着阻止,但是,她估计也知道,自己是阻拦不了冶和平的。

而欧兰的脸颊抽动了一下,似乎更是提心吊胆。

“小芷,对不起,这件事......我必须说......如果不说,一旦......一旦那个人得逞,这件是最可怕的灾难!”冶和平说着徐徐地转向姒玮琪,“姒小姐,我不是为了谁......我感谢你们救了我......但是,说实话,我不是为了报答......”

姒玮琪点了点头,道:“冶教授,我非常理解,您但说无妨。”

我隐隐觉得,这件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,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“我接下来说的话,可能有些可笑,甚至可悲。”冶和平冷冷一笑,自嘲道,“但我以我的人格担保,我说的都是事实。”

冶和平的目光中透着薄凉,似乎对世间红尘一眼看穿,生无所恋,仿佛这世界已经彻底抛弃了自己。

而他此时在看欧兰的眼神,变得更加复杂,既有后悔、也有自责,既有怨恨、又有不舍,既有同情,又有难过。

他的眼角落下眼泪。

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冶和平落下眼泪,在此之前,我以为这个城府极深的人根本不会落泪。

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这么一个刻板的人落下眼泪。

“好!”欧芷听到冶和平这么说,索性也破罐子破摔,她伸手将头上的发簪拔下,如墨般的黑发一下子直泻腰际,眼眸冷冽的如同雪山上的一泓清泉,身上自有一股空灵冷傲的气质。

“小芷......对不起,我必须说!”冶和平坚持道。

“你说吧,你想说就都说出来吧!”欧芷疼惜道,“别在折磨自己了!”

“琪姐,看来这几天欧芷一定与冶和平说过什么,这件事令冶和平十分痛苦。”我跟姒玮琪小声说道。

“你别瞎说。”姒玮琪瞪了我一眼,示意我不要多嘴。

我撅了撅嘴,只好听冶和平把话说下去。

冶和平淡淡地说道:“大家可能不相信吧,这件事情幕后的黑手,其实......其实是冶重庆!”

“冶重庆?”姒玮琪和我异口同声地诧异道。

“对,就是我父亲!”冶和平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“怎么回事冶重庆?”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的幕后黑手竟然是冶重庆,甚至连想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,这件事情从头至尾,似乎与冶重庆没有任何交集。

冶重庆是学界泰斗,在历史学界的地位举足轻重。同时,冶重庆的口碑十分杰出,在抗战时期曾经不畏枪林弹雨为了学问不顾一切,这些年来一直在杏坛之下,教书育人,更是为人称道的师德高尚的楷模。

我怎么也没想到,冶重庆这么一个年过古稀的人,竟然是如此阴暗的卑鄙小人。

“他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你们都被他骗了。”冶和平愤怒地说道,“他是卑鄙小人,是个禽兽不如的人,他根本不配为人!”

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儿子这样咒骂自己的老父亲。

只能说明,这对父子之间有着解不开的深仇大恨。

“我首先要坦白一件事,兰兰我对不起你,但这是事实,我背叛了你,和小芷在了一起。”冶和平说的很直接。

欧兰完全没有防备,她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妹妹竟然会抢走自己的丈夫,自己的丈夫竟然会跟自己的妹妹有这一腿。

“姐,对不起,是我伤害了你!”欧芷对着欧兰又是一个鞠躬。

“你们......”欧兰彻底傻眼了。

但是,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冶和平接下来说的话,令所有人咋舌。

“我也要替他跟你道个歉,你是受害者,整件事情都是我们冶家对不起你,是我冶和平对不起你!”冶和平说着,用全身的力气,抽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“啪”的一声,欧兰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。

欧兰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,似乎一下子丢了魂。

我不知道是因为冶和平说出自己个欧芷的事情伤害了她,还是她已经意识到冶和平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更加令她畏惧、胆寒,甚至,对她而言,就是一场噩梦。

“冶重庆他不是人,他是一个禽兽,他怎么可以对你这样,你是他的儿媳妇,是我的老婆,他竟然把魔爪伸向了你!”冶和平咬牙切齿道,“他就是一只衣冠禽兽,披着羊皮的狼,道貌岸然,无耻下流!”

“什么?”我听得也是一脸懵逼,冶和平说出真相的时候,我完全不敢相信是真的,真相竟然是如此的荒唐。

我原本以为冶重庆即便伪装的再好,那也只是劳模胜算、别有用心罢了,但是冶和平说出这句话,真是令人大跌眼镜了。冶重庆竟然跟自己的儿媳妇“扒灰”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“我替我感到恶心,自己的身上竟然流着他的血,当我被他关到这里的时候,多少次我想过自己了结了自己,但是,我一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,这个畜生这些丑事就无人会知晓,这个畜生还会做出什么更加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

“冶江,说到底,就是被他害死的!”

“此话怎讲。”

“事到如今,我就直说了。”冶和平平复了一下心情,说道,“整件事情,其实都在冶重庆的筹划之中,此人狼子野心、极其贪婪,年轻时偶尔得知禹陵的秘密有秘术可以驻颜长生,便一心与禹陵后裔结实,企图找寻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力量。此后,他便结实了宁大娘,这么多年来,没有人知道这层关系,事实上,他一直在帮助宁大娘暗中谋划,只不过是因为宁大娘看出了他心术不正,所以没有纳为心腹之人,但他或多或少还是了解到了一些秘密。”

“整件事情的起源就是宁大娘失败之后,冶重庆不想自己功亏一篑,贼心不死,便谋划了一个局。”欧芷接过话茬,“你们可能会问我,我在这个局里承担了什么角色,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你们了,我是被冶重庆逼的。我没有办法,其实我早就知道姐姐的遭遇,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,垂涎姐姐的姿色,强行将她纳为自己泄yu的工具,他不敢被和平知道,一直逼着姐姐和和平两地分居。”

“姐姐,但这些其实我早就知道了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那个时候,你跟和平长期分居,在他最需要家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不在,所以......”欧芷含泪说道,“可是,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禽兽还是不肯放过你,他想利用宁大娘和赵大猛以族谱为花名册这个秘密,再次搞出动静,到达自己的目的,于是就找到了我,逼我就范,否则,就要......”

欧芷看了冶和平一眼,终于忍不住,哭了起来。

冶和平似乎已经对什么都不在乎了,苦笑道,“我说吧,这个畜生强报了兰兰,兰兰后来生下了冶江,我一直以为,冶江是我的儿子,但谁知道......”

“他说如果我不就范,就要把真相告诉和平,我不敢让和平知道真相,所以我屈服了,他叫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,我一方面为和平做事,另一方面受他指使,他在幕后,设计和筹划了这一切。”

“所以,当冶教授得知你被人追杀的时候,就已经觉得此事有什么不对了,所以,冶教授才会独自前往葬龙坑?”我追问道,“这么一来,事情都说的通了,在葬龙坑遇到的冶重庆,根本不是为了去救你,而是去找寻一直以来想要获得的永生秘密!”


     60多万美国人民失去的生命也没”四川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。今天,我们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37名、监事1名,常务理事48名。数据还显示,10年间,生态功能较强的林地、草地、湿地河流水面、湖泊后来,这些年轻人中,有不少接过父母的衣钵,成为新一代的航天人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