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江湖再见沙场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dianyadian.com
     江湖再见沙场见 (第1/3页)
    

王妈妈纷纷下楼,向七皇子说了刚才的事:“今日小夭她身体不舒服,恐怕不能弹曲了。”

七皇子有些着急,好不容易赶走林痕,怎么还冒出个身体不好:“小夭姑娘是怎么了,要不要请个大夫?”

说道这王妈妈也有些不好意思,但这件事这能直说:“倒不是大夫的问题,只是是女子才会来的病。”

王妈妈说的这般清楚,七皇子好像明白了些,试探问了句:“天葵水?”

王妈妈点了点头,七皇子面露尴尬之色,自己就不该多问这一句。

“只是小夭这几日恐怕都不能弹曲了,至少要缓上两三天。殿下这银子还是还给你吧!”说着王妈妈将手中的五百两递了出去,看着手中的银两有些肉疼,到手的银票飞走了。

七皇子很想接过这五百两,这些银子可以办不少的事情,只是现在为了俘获风落夭的欢心也不算什么,锦上添花哪里比得上雪中送炭:“不必了,听你这样一说,恐怕小夭姑娘的身子骨尚弱,这些银两就留下来给小夭姑娘补补身子吧!劳烦王妈妈替我向小夭姑娘问好。”

说着就领着侍卫向门外走去,而恰好就在此时,林痕也进来了,两人相对视了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,都没有要洽谈的意思。

王妈妈见林痕过来了,便也开始解释,不过被林痕直接打断了:“刚刚你们两人的谈话我都知道了,小夭姑娘身体不适。”

“那小公子的意思是?”王妈妈心怀希冀。

“自然是拿回我的银两,改日再来听曲。”说着从王妈妈手中拿起一张银票,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王妈妈顿时有些气愤,若是没有七皇子的事,也许她不觉得什么,只是这一比较,就相差太多了。也不在此多计较,连忙上楼和风落夭说说此事。

“这五百两,是你七皇子给你补身子的,你收下吧!”

屋内王妈妈直接将五百两塞到了风落夭手中,自己并没有留下半分。

风落夭哪里肯,直推辞:“妈妈,还是像以前一样吧!若是被其他姐妹知道了,恐怕你又不得安生了。”

若是以往,她可能就收下了,只是这次不同,王妈妈已经看到了风落夭的不同:“这不一样,今天这件事后,你以后还能安生?以前太子时常来照顾你,现在又多了个七皇子对你有意思,这日后的事还长着呢!真等到那一天,你未必没有好果子吃,到时候恐怕你不得不走上逃亡的路,若是身上不备上诸多钱财,你说你一个姑娘家,能走多远呢!还是多为以后打算打算。”

王妈妈的话没错,在她的眼中看来,以后夹在两人中间,若是闹的兄弟关系不融洽,这些账会一一算在风落夭的头上,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还不如现在早做打算。

风落夭倒是想得开,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并没有王妈妈说的这般,只是王妈妈没少替她操心:“王妈妈你说的太远了,这根本不可能。更何况我和林痕还有些交情,有他护着我因该没什么事。”

不说林痕还好 ,一说他王妈妈就来气:“别和我提他。”

风落夭觉得好奇,前几日还觉得不错,怎么今日就变了:“林痕是怎么惹到你了么,怎么一说到他就气呼呼。”

王妈妈见风落夭问了,也就将刚刚的事说了出来:“是,我前几日书觉得他不错,一口一个王姑娘,我也确实应的起这声称呼。可今日呢,今日七皇子第一次来,听说你来了天葵水,便毫不犹疑将这五百两全部托我交给你,他呢,站在门口全听到了,无动于衷,还进来将那一百两要走了。哪怕丢下几句宽慰的话也好啊!什么都没有,诶,也没说上来看望你。好吧,这次算我看错人了,下次他再来,我可不会给他好脸色看。”

风落夭挠了挠头,自己也不好说什么,这些话很有可能都已经被林痕听到了,也不知道他是作何感想。

王妈妈突然瞥到桌上放了罐子,有些好奇:“小夭,你这罐子里放的是什么?我怎么没看你拿出来过。”

风落夭不好回答,随便编了个理由:“这是前些天,有位客人送我的蜂蜜。”其实这是林痕带回来的。

“还有客人送你这个,你运气倒是好,这样一罐蜜糖也要不少银子。”王妈妈自然知道喝些蜜水,可以缓解疼痛,才说她运气好。

“好了,你好好休息,午饭晚饭我会让人给你送过来,别到时候没力气起来。”说着将风落夭的被子往上扯了扯又拍了拍。

待王妈妈走后,林痕才缓缓从窗户进来,风落夭本以为他会面露尴尬之色,可他面无表情,一点事都没有,而且进来的第一件事,便是再一旁煮热水。

风落夭看着有些尴尬,便坐了起来,替王妈妈解释:“其实刚刚王妈妈也是为我好才说了那些气话,所以......”

“躺下。”

“什么?”风落夭话还没说完就被林痕打断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“我说躺下,慢慢说,我又不会跑。”说着手中的小扇子,摇的更快了。

风落夭只好听他的话,慢慢躺下:“所以你也不要生她的气。”

林痕对着些毫无兴趣:“我自然不会计较什么,况且王姑娘是为你着想,站在她的立场来看,确实没什么问题。”

风落夭有些好奇:“那你就不恼么?”

“恼?恼什么?”

“她对你有误解,还说了你的坏话,难道你都不生气?”

“她对我有误解,那便有误解,说了坏话,便说了坏话。我没有必要事事和她计较。”

风落夭有些失落,却仍不死心:“你就不怕我受蛊惑,对你也有误解?”

林痕摇摇头:“不,你不会。”

风落夭当真不知林痕哪里来的自信,为何这般肯定:“我说的是万一,万一,不是真的。”

林痕转过头,面带笑容回答她:“不怕,即便你对我有误解,我也不会多计较。”

风落夭当真是气到了,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,也不理他,蒙头便睡。

林痕继续吹扇着风,烧热水。

太子府内的太子是有些焦急了,近日没有公事倒是可去找找林痕再谈谈,偏偏昨日让陈见书打探消息被人暗算了,回到府内一直强调莫要说他中了箭,随后医治的时候便昏迷了,府上现在除了个别府兵郎中以及他便没人知道了。

终于在休息了半天后,李书剑缓缓睁开眼睛,太子就在一旁慢慢等着:“殿下。”

太子听到声连忙回应:“我在,你终于醒了,还好这一箭避开了要害,不然你就回不来了。”

“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?难道你被发现了?”

陈书剑连忙否认:“没有,昨晚我盯着七皇子等人一直回府,待了一会原本打算离开的,突然听到府内有很大的动静,好像是进贼了。没过多久便看到又人翻墙出来,紧接着萧统领也追了出来。不过萧统领追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,我也怕打草惊蛇,等人散去便回来了。走到半路突然被人射了一箭,只能连忙回来。若是对外说我也是箭伤,恐怕我们会被第一个怀疑。”

太子点点头,昨晚风落夭就告诉他们,在府内有细作,位置极可能不低,陈书剑的做法避免消息被细作知道,这样也好:“那你不知道伤你的人是谁么?”

“不知,也许是被误以为是刺客的七皇子府兵。”这一箭再偏上不少,也不会致命,他认为是出来巡查的府兵恰好看到他以为他是刺客。

太子摇摇头:“应该不是,看来此事我们要多上心了,你受伤的事恐怕都知道了,这点是瞒不住的,也没什么好瞒的。现在当务之急便是你要好好休养,毕竟府内我只信任你一人。”

陈书剑微微点头,只是他觉得有些奇怪:“殿下,只是我没有受重伤。”说着慢慢坐了起来。

太子见状,练忙扶他躺下,伤及经脉怎么能这么快坐起,可是他的手扶到一般便停了下来,陈书剑当真坐了起来,似乎就像快要好了一般:“你这是?莫非你迈入玄境了?”

陈书剑苦笑:“哪有这般容易,只是觉得很奇怪,就在我中箭后,能够一直跑回来,甚至晕的时候也是大夫将箭取出过于疼痛才晕了过去。”说到这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习武之人,意志应当坚定一些。

太子也感觉到了陈书剑的不好意思,他倒是不觉得什么:“这也没什么,人之常情。你好生休养,我再出去看看,能不能找到林先生。”说着又扶他躺下。现在太子唯一的线索便是风落夭了,他一直不懂,林痕进入城内两三天,怎么就将这皇城搅成一团,最重要的是,他为何要搭上风落夭这根枝头,难道他真的对朝中之事没有兴趣?或者说他是为了别的事而来。这些太子都不能得知。


     要坚决抵制“疫苗民族主义”,解决好疫苗每月工资3000多元,挣钱顾家两不误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追求进步、发展经验谈》一书在北京发布。“边远地区的孩子们天天看电视,但电美国政客,却把中国当作“替罪羊”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